乘时光未老 我大步向前
来源: | 作者:水下中国 | 发布时间: 8天前 | 4 次浏览 | 分享到:
《水下中国》导演周芳自述

2019年9月,离开了黑暗的剪辑房,我背起包,去了遥远的南太平洋,久违的感觉,似乎去看老朋友,或者重回故地。
但心中,却不似以前的神往和憧憬。
总有一份牵绊,在深处,那是《水下中国》




三年前,我从北极回来,停止了在世界追寻、记录海洋的步伐。
驻足眼前,看到的是中国水下,一片未知和茫然,但我清楚,那是我未来的方向。

2017年2月俄罗斯摩尔曼斯克 北冰洋

“北冰洋的海底世界。

曾经有一刻我在你怀里,呼吸!

极光,浓墨重彩的献礼,更是对祖国的献礼!”



2016年,在美国DEMA国际潜水展,我和Jessea的一次畅谈挥之不去,我们都行走在世界各地的水下,但我们更希望把自己祖国的水下带出去。
创作中国人自己的蓝色星球,是我们梦想的启蒙。
北极冰潜时,一位俄罗斯教练侃侃而谈中国的抚仙湖,而对面的我,一无所知。
行走世界,无数次被问及中国的水下,我无言以对。
我想,也许就是这样一次次内心的敲打,让我再也无法忽视身体里强烈的欲望,
我要去记录中国的水下,哪怕前途未卜,又何惧!

2017年云南 抚仙湖畔

 


《水下中国》,不管有多么动人的官宣,多么宏大的目标,其实,它的初衷,没那么复杂。
我,只是在合适的机会,接到了指令,恰好在合适的年龄,心有不甘,恰好生性倔强,从不回头,
恰好多年的积累,让我不用赤手空拳,裸足而行。
 所以,它的初衷其实就是一个中国人对自己脚下土地的一种渴望,一种本能,一次冲动。

回顾

现在,回顾三年的时间,弹指之间。有什么困难?太多,忘了!
 有什么收获?都留在片子里了。有什么感动?收藏心里了。
马云有一句话,我喜欢:很多人一生输就输在对新生事物的看法上。
第一,看不见;第二,看不起,第三,看不懂;第四,来不及。
这四“第”,对症中国水下,毫无差池。因为没有碧海蓝天的光彩,我们曾经视而不见。
因为没有前人的经验,我们觉得它充满未知,所以,到今天,我们没有中国人自己的《蓝色星球》。
而过去的三年,我和团队,只是做了这四件事!

看到它!爱上它!理解它!呈现它! 

2016年开始,我一边广域地探索记录,收集一手资料,一边在导演班充电学习,每一天都在和时间赛跑,
这也许是除了高考之外,我人生中最无虚日的三年。调研、踩点、拍摄、编写脚本,剪辑、调色、音乐创作。。。。
从水下中国植根心里那一刻,它成长的每一天,我都不曾错过,或者应该说,我都在身体力行。


从茫然到笃定,从无措到清晰,最初探索未知的冲动慢慢平静下来,
梦想在一次次与自然交锋里被征服,在每一个跟踪记录的人物故事里被融化。


我变了,水下中国也变了。

 

 

2018年广西 拍摄《黑暗洞穴》

“三年的时间,《水下中国》已经6次深入广西拍摄了!

路越走越远,景致愈发震撼,当初看似灵光乍现的事,

排除万难,坚持下来,它就成了风格!”

 



   2018年浙江千岛湖 拍摄《水下古城》

“为了建造当时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新安江水电站,

淳安,遂安两座县城,以及周围分布的九百多个村落淹没水中,

从这年开始,我们把这座古城称为水下狮城。”

 

 

2017年河北潘家口 拍摄水下长城

“三十年前,“引滦入津”,

一道大坝在河北的潘家口村截断了湍急的滦河,

造就水库老潘家口村和燕山、

滦河相依的喜峰口一带部分的长城,

则嵌入碧波形成长约50公里的「水下长城」奇观。

6度的水温,能见度可以到十米,

这是我见过最美的长城!”

 

 

 2018年云南抚仙湖  拍摄水下金字塔

“《水下中国》摄制组回到高原,

探寻神秘消失的滇国文化。

盛极一时的滇王国,是否如传说所说被抚仙湖淹没?

水下中国有太多神秘的面纱,等待开启。

也许无人能还原两千年前的真实,

但是,相比在传说中摇摆,我更喜欢探究!”

 

 

 2019年海南蜈支洲岛  拍摄《秘密花园》

“自然和人类的和谐相处,是我们不断探索的方向。

感谢可爱的蜈支洲岛守护者们,

在这里,海洋对人类张开了怀抱,

也在这里,海洋可以休养生息,繁衍生命!”

 

 

 2019年中国台湾省兰屿 拍摄《古今沉船》

“1983年9月27日,

一艘韩国万吨远洋货轮《堡垒号》由日本津久见港出发,

因浓雾弥漫误撞礁石,船舱出现三四米的大洞,

海水慢慢灌入船舱,从此巨轮长眠于沙地之中。”


 

 2019年广东徐闻  拍摄珊瑚造的房子

“走进中国大陆最南端,记录徐闻独树一帜的珊瑚屋子,

体验最给力 “牛车”,不要小看这个牛车,

村民们都是用它出海呢?”

 

 

 2019年山东日照 拍摄《海底粮仓》

“风餐露宿,我们远赴黄海冷水团,

记录中国人领跑全球的远海三文鱼养殖工程,

世界最大的深海网箱【深蓝一号】。

看着工人劳筋刻骨的作业,让我有了乘风破浪的冲劲!”

 

 

 2019年山东荣成  拍摄海带的故乡

“来到海带的故乡,

记录那些水袖常舞的巨型海带和耕耘者的酸甜苦辣。

常年在水下拍摄,我的手指脱皮明显。

可是当我握着在冰凉的海水里作业了30年的双手,

被海水浸泡到红涨粗肿,爬满老茧,指甲深陷,

这一刻我感动了。

从凌晨四点到日落时分,周而复始,无休止的繁重劳动。

跟着周师傅,经历着这30年如一日的艰难作业,

我想知道这份坚持为了什么?”

 

 

 2019年海南海口

拍摄因地震而塌陷海底的明代古村落

“陆沉,海涨,沧海桑田。曾经的古村落一夜淹没在海底。

地震淹没了村庄,牡蛎礁为石棺加盖封印。

我们把尘封在水下的中国文化慢慢开启。

只为有一天,它被历史珍藏,被文明守护!

 

 

 2018年海口东寨港  拍摄红树林《生命绿洲》

“裸足在浅滩潮间带,

我们记录着红树林保护区健康的生态系统。

淤泥浊水、污手垢面,蚊虫肆掠。。。

也许这就是,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当灯光照亮水下残砖碎瓦,我们帮助故人寻找家园,重拾儿时的记忆,那种感动,超越了探索未知本身的价值。
当我们不眠不休,守候着一个个新生破卵而出,冲破生命第一道防线,我们在自然里感知到了坚持的意义。

水下中国,不是唯一,不是奇迹,只是人和水下的对话,一次次触及灵魂的感动! 

 

2019年浙江千岛湖  许家源村民宅

“水下的旧宅,完整地保留着生活的气息,

当地村民许老把对儿时的回忆寄托在我们身上,

不断探索和发现,记录和还原,更多的是感动。”

 


梦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又很骨感!


人,永远是实现目标,最核心的因素。2017年,我们的团队,还只能算一只游击队,
依靠大量的志愿者,志同道合的人士支持,艰难地前行
。三年的磨砺,淘汰了一些偶尔尝鲜的同行,无法坚持的伙伴,留下了一支精锐。
浓缩了国内外专业的有志之人,是他们,陪着我,完成了这个艰难旅途。


中国第一部,大型水下纪录片《水下中国》来了!

 


未来



如今,三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有人问,《水下中国》美吗?我想说,壁纸是用来看的,它可以装饰你,但无法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有人问,《水下中国》震撼吗? 我想说,视觉大餐,可以是血脉喷张,但更需要源远流长。
有人问,《水下中国》赚钱吗?我想说,如果这是初衷,那它早已被扼杀于襁褓,而不是扎根在我内心。
有人问,《水下中国》会火吗?我想说,那不关我的事。你们说了算!

 


短短的一生中,我们能有几个唯一?

能有几次不计结果的投入?

所幸,我有一次!





乘时光未老,把故事藏在眼底,

风霜留在脸上,我大步向前!


——《水下中国》导演周芳自述